0%

乘法逆元的定义及用途,以及求逆元的三种算法:扩展欧几里得、费马小定理、递推求逆元。

阅读全文 »

  1. 给一个字符串,求最短循环节,如abcabcabcabc循环节为abc
  2. 给一个字符串,求在末尾最少补多少字母后成为一个有循环节的字符串,如abcabca需要补充bc
阅读全文 »

开头一段是故事,可跳过看正文

几年前师兄让我研究一下为深度学习训练提供云服务时,如何解决用户的数据隐私顾虑,精度允许有损耗。

当时一腔热血展开调研,对着CNN结构苦思冥想,不给数据怎么训练?给了数据怎么隐私?

然后顺理成章的钻进了数据加密的死胡同。原想着“加密->训练->解密”做成端到端或许行得通,跑了一波实验只能得到雪花点。发现一个无比牛叉的发明——同态加密,啃了好几天终于略有些理解,却是框架难实现、模型难收敛、图像难处理。

在同态加密的死胡同里挣扎了一番,还是数学能力不足放弃了,感觉是个无解的问题。

今年突然发现了“联邦学习”这个名词,科研界与工业界早已炒得火热,第一反应就是“啊?这样训练也能用?也能刷论文?也能做产品?”

好吧感觉这么多年还是不够懂科研。想起那个水笔的故事——墨水只能灌那么高,再高会漏墨,怎么办呢,把笔芯就生产成那么高墨水的就好了,完全能用啊。

如今坑都填差不多了,剩下的要么是人不想做的,要么是无比难搞的。

这世上精明人那么多,哪有那么多舒服的方向给你。而且也给过你机会了。

静下心来不要挑三拣四,总能做出点东西。

阅读全文 »

用 git 多年,网上 git 使用的博客也层出不穷,然而让学生使用 git 的时候,却困难重重。

找资料不如写资料,写篇小白入门,希望能有些效果。

阅读全文 »